散文在线:原创散文发表网!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!
推荐栏目: 爱情散文 - 抒情散文 - 伤感散文 - 情感散文 - 哲理散文 - 亲情散文 - 心情散文 - 游记散文 - 短篇小说 - 爱情散文诗 - 抒情散文诗 - 伤感散文诗 - 现代诗
精典美文推荐:
返回散文网首页
散文网位置: 散文 > 短篇小说 >
  • 迟到的个人反省(小小说) 日期:2022-06-26 10:41:31 点击:225 好评:0

    知名画家胡佳明所在的如意小区核酸检测中,发现有一家两例阳性感染者,下午二时小区被封控。患者被送至定点医院接受治疗。密接、次密...

  • 《黑雪》第四章: 温河发现女尸 日期:2022-06-13 16:23:23 点击:77 好评:0

    正午下的青龙古镇 人,不很多 多的是阳光 斑驳的城墙上 锈蚀的砖雕上 孤独的上马石、拴马桩上 还有那条瞌睡的街上 以及孤独院子里寂静的花上 到处都响着阳光 我,坐在空空的戏院 墙上的脸谱,舞台上戏子画像 都看着我,一副困倦的样子 这个时候,我真想趁着没有闲人 响...

  • 《黑雪》第三章:巧英心酸流泪 日期:2022-06-12 15:53:32 点击:44 好评:0

    故事情节发展:主要故事分三部分。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。经过辨认是都来顺饭店的女服务员赵宝蕊。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,执行死刑。由此引发韩恒元家庭悲剧,其妻子一边抚养一儿、一女,一边不断上访伸冤。五年后,韩恒元女儿高中毕业考住省医科...

  • 第二章: 司徒会忙调情 日期:2022-06-11 15:18:26 点击:84 好评:0

    故事情节发展:主要故事分三部分。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。经过辨认是都来顺饭店的女服务员赵宝蕊。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,执行死刑。由此引发韩恒元家庭悲剧,其妻子一边抚养一儿、一女,一边不断上访伸冤。五年后,韩恒元女儿高中毕业考住省医科...

  • 《黑雪》第一章: 韩恒元惊怪梦 日期:2022-06-09 15:54:29 点击:56 好评:0

    故事情节发展:主要故事分三部分。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。经过辨认是都来顺饭店的女服务员赵宝蕊。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,执行死刑。由此引发韩恒元家庭悲剧,其妻子一边抚养一儿、一女,一边不断上访伸冤。五年后,韩恒元女儿高中毕业考住省医科...

  • 黑雪 日期:2022-06-08 17:47:21 点击:69 好评:0

    主要故事;分三部分。 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,执行死刑。由此引发韩恒元家庭悲剧,其妻子一边抚养一儿、一女,一边不断上访伸冤。五年后,韩恒元女儿高中毕业考住省医科大学解剖专业。由于其家贫寒,供不起她读大学,18岁的弟弟韩明瑞发誓,外出打工挣钱供姐...

  • 那年夏天的雨 日期:2022-06-04 22:57:30 点击:289 好评:-2

    “收破烂了,收破烂了……”铁盒敲着破盆子,声嘶力竭地喊着,不时用衣袖擦擦额角的汗。他拉着一两地排车,跟黄牛一样气喘吁吁,铁盒...

  • 大杂院 日期:2022-06-04 22:55:00 点击:127 好评:0

    太阳出来了,阳光洒在河面上,泛起金色的光芒。 苏州城沉浸在一片安静的光影里面,大杂院里面开始沸腾了起来,光着膀子的男人在院子里...

  • 民国故事 日期:2022-06-04 22:53:49 点击:123 好评:0

    大雨滂沱,整整下了一个晚上,金木兰躺在简陋的土炕上,听着屋外的风雨声,她紧紧搂着怀里熟睡着的女婴儿,一夜不敢合眼。土屋的屋顶...

  • 大宋烟尘 日期:2022-06-04 22:52:05 点击:100 好评:2

    宋仁宗明道二年。 风呼呼的吹着,苏州城大雨倾盆,不停下着的大雨,造成江山水位暴涨,冲垮了长江的堤岸,大水淹没了城池。 苏州城里...

优美散文
  • 《黑雪》第四章: 温河发现女尸

    正午下的青龙古镇 人,不很多 多的是阳光 斑驳的城墙上 锈蚀的砖雕上 孤独的上马石、...

  • 《黑雪》第三章:巧英心酸流泪

    故事情节发展:主要故事分三部分。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。经过辨认是都来...

  • 第二章: 司徒会忙调情

    故事情节发展:主要故事分三部分。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。经过辨认是都来...

  • 《黑雪》第一章: 韩恒元惊怪梦

    故事情节发展:主要故事分三部分。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。经过辨认是都来...

  • 黑雪

    主要故事;分三部分。 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,执行死刑。由此引发韩恒元家...

  • 那年夏天的雨

    “收破烂了,收破烂了……”铁盒敲着破盆子,声嘶力竭地喊着,不时用衣袖擦擦额角的汗...